国内炒股配资官网 _国内合法炒股配资_股票杠杆真实平台

东海证券IPO承销业务创下一项A股最差纪录 保荐“独苗”被质疑拼凑上市... 商务部会同有关部门开展本年度第二批中央储备猪肉收储... 两会快讯丨刘结一:全国政协高度关注民营经济发展 将围绕清理拖欠企业账款情况召开通... 年报业绩预告披露过百 超七成公司预喜... 加拿大皇家银行:重申Northern Oil & Gas(NOG.US)...
栏目分类

热点资讯
股票杠杆真实平台

你的位置:国内炒股配资官网 _国内合法炒股配资_股票杠杆真实平台 > 股票杠杆真实平台 > 好莱坞开年最高分大片,能成为下一个爆款吗?

好莱坞开年最高分大片,能成为下一个爆款吗?

发布日期:2024-03-21 06:47    点击次数:107

国内影迷期待已久的《沙丘2》终于上映,这部为大银幕而生的系列电影又让影院活跃起来。对许多影迷来说3月似乎才是真正的开年大档,继《沙丘2》之后,Netflix版《三体》也即将上映,一道接一道的科幻大餐多少让人有点兴奋。

3年前,《沙丘》的上映拉满了观众的期待值。原著的史诗级内容奠定了影片厚重的叙事,导演丹尼斯·维伦纽瓦(Denis Villeneuve)又为影片赋予了独特的艺术氛围。好在续作归来仍为观众带来了饱满的观影感受,豆瓣开画评分8.2,超越了前作。

文|夏天

以下内容涉及剧透,请谨慎阅读

构建真实的未来世界

谈论《沙丘2》离不开对《沙丘》的回顾,甚至观看《沙丘2》也需建立在对《沙丘》的完整记忆之上,这是这个系列电影的特别之处。显然,导演维伦纽瓦在创作之初就已将两部作品融为一体,不排除他脑中也已有了第三部的雏形。国内影院在《沙丘2》上映前一周就开始了《沙丘》的排片,这与其说是一种营销策略,不如说是一个观影建议。毕竟,这是一部最好通过大银幕而不是电脑屏幕去观赏的影片。

《沙丘2》剧照

《沙丘》的故事背景设置在公元10191年,距今8000多年以后。人类在一场和机器人的大战之后,消灭了所有具有人类思维的机器,并严禁此类机器的开发,导致人类文明退回到计算机前时代,同时维持着散布全宇宙的星际统治。因此,这个未来世界既有前卫感又有原始感,秩序与混乱并存。永恒不变的是人性,王朝更迭与权力斗争的戏码从未间断;大自然的威力仍不可小觑,环境危机与资源掠夺的阴霾持续萦绕。故事便从中展开,昭示着人类始终难以挣脱的泥淖。

《沙丘》初试啼声时带给人的感受可以用“新鲜”来形容。即使如今的观众对视效大片和科幻巨制早已不再陌生,电影仍然提供了一种全新的、深度的沉浸式体验。现年57岁、从未有过败绩的维伦纽瓦,再次以其一脉相承的美学体系满足了观众,凭一己之力再现了大银幕的魅力。

先说影片的审美体验,这是《沙丘》系列能将人拉回影院的基础。维伦纽瓦延续了他对巨大沉默物体(BDO)对偏爱,影片中无论是太空港、飞行战舰,还是城堡宫殿以及沙漠物种,都做了成百上千倍的放大,与渺小的人类形成巨大的反差,并且常常只露出小小一角,便带给观众无限的想象空间。全片采用IMax画幅格式,最适合营造人与景的极致对比,镜头在上下调度移动时所呈现的压迫感迎面而来。

尤其能体现《沙丘》独特性的,是在架空的世界中营造真实环境与物体的能力。维伦纽瓦曾说,无论是在室内还是户外,这部电影总是在庞大的写实场景中拍摄。仅以厄崔迪家族来到厄拉科斯(Arrakis)后的要塞基地举例,视效团队首先考虑到了它的功能性和实用性,整座基地镶嵌在这颗沙丘星球的群山之中,既有战略优势,也能屏蔽风沙。

基地建筑呈现出一种欧洲中世纪城堡的古典感,以石为垒,高大肃穆。为防烈日炙烤,城堡深埋地下,密不透风,仅以天井透光。一切都营造出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。城堡内部以简洁流畅的几何线条为主,多见重复的模块化元素和钢筋水泥质感,整体统一感十足。这种建筑风格虽然是艺术创造,但也有其历史沿袭,如同古埃及金字塔和前苏联粗野主义建筑的结合,严酷、粗糙以及权威感融为一体。

汉斯·季默(Hans Zimmer)为《沙丘》创作的配乐,毫无疑问体现出他作为幕后功臣的地位。主要的旋律没有采用西方电影惯用的管弦乐,而是密集紧张的鼓点声和电子乐,挖掘独特而神秘的人声吟唱,高潮部分如同“女妖的呐喊”,仿佛一种原始的力量从不可知的深处传来。片中不同人物出现时的音乐都有各自不同的风格,厄崔迪家族的配乐温暖沉静,哈克南家族的配乐阴森冷峻,贝尼·杰瑟里特姐妹会的配乐则伴随着大量层次丰富的低吟,神秘又诡异。

作为电影工业不断进化的集大成者,《沙丘》真正做到了技术为内容服务,将自成一体的艺术审美推向极致。这在《沙丘2》中得到进一步的深入,《沙丘2》的主场景移步到弗雷曼人(Fremen)的地下城,厄拉科斯的北部部落如同寄居于隐秘的巢穴,精致繁复的内部结构与装饰揭示了他们并不落后的文明与智慧。而厄拉科斯的南部相比之下却显得更加荒蛮,各部落聚首的空间广阔而空荡,几束阳光直射下来,打破无边的黑暗,一种宗教的肃穆感蔓延开来。哈克南家族的桀迪星球(Jedi Prime)全程采用黑白摄影,其高耸、规整的建筑充满哥特气息,可以理解成对这个黑暗星球的情感投射。

除了环境的塑造,影片于生活细节上也在竭力打造真实感。《沙丘2》中对弗雷曼人生活的近距离展现,是他们对水的珍惜和渴望,所有目力所及的尸体都会被“榨干”取水,哪怕是面对自己的同伴。当契妮(赞达亚饰)坐在沙漠中问保罗(提莫西·查拉梅饰):“在你们的世界,水真的会从天上降落吗?”很难不让人对弗雷曼人的处境感同身受。即使在一些无碍故事主旨的细节上,影片也密布着构建异域世界的镜头语言,比如哈克南军队无声而缓慢地在空中飘行,月亮的阴影运行至太阳处构成的魔鬼剪影。

真正属于大银幕的影片,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观众置身其中,如同完成一趟时空旅行。

反英雄的英雄史诗

有了极具真实性和感染力的故事发生地,故事中的人物就依次登场了。

走进影院之前,我们抱着怎样的预期去看《沙丘》,直接决定了走出影院时的感受。如果期望看到一部超级英雄的爽感大片,或是激烈角逐的战争传奇,大概率会败兴而归。《沙丘》是沉静的、古典的、诗意的,宏大的场面只是映衬舞台活动的幕布。

三年前《沙丘》给人的感受相对复杂,许多观众对其缓慢的叙事、平淡的节奏以及戛然而止的结尾感到手足无措,因其与预期中的科幻世界落差甚大。剧情梗概也很简单:在宇宙的多个王权势力中,逐渐崛起的厄崔迪家族遭到皇帝和其他势力的嫉恨和忌惮,被设计连根铲除,唯有公爵之子保罗及其母亲杰西卡(丽贝卡·弗格森饰)死里逃生,走投无路之际只能投靠当地的土著弗雷曼人。当保罗一次次接近自己身世的秘密,也一步步走向自己无可挽回的命运。他被母亲寄希望于成为“天选之人”“救世主”,而他却在可怕的预见中陷入恐惧和悲伤。

然而《沙丘》真正吸引人的地方也在于此,充满哲思的人文深度赋予了《沙丘》独特的意义。娓娓道来的叙事节奏和镜头语言给足了观众感受沙丘世界的时间,让我们得以调动全身的感官,去静静观察异域文明的一草一木,感受人物的内心活动,捕捉沙虫的活动轨迹。这些对于走进银幕中的世界异常重要,而不至于走马观花一样地凑个热闹,走出影院时只觉得旁观了一场别人的故事。影片因此流露出一种优雅的古典美,如同一幅缓缓展开的画卷,供人驻足细细品味。这无疑是冒险的,试图挑战观众长期被商业大片培养出的观影习惯,而这也是真诚和自信的,没有夯实的细节和用心的铺陈便冒不起这个险。

相对于《沙丘》,《沙丘2》的叙事节奏加快了许多,故事变得更加跌宕起伏。对观众来说,第一部内容是用来熟悉沙丘世界观的设定,到了第二部便可流畅跟上叙事的节奏。《沙丘》系列并不如表面看来是一部主角光环叠满的爽片,甚至是反个人英雄主义的,这在《沙丘2》中得到了更直观的展现,两部影片彻底合二为一、不分彼此。保罗极具悲剧性的成长史和宿命感,对应着人类历史的循环往复,这才是整个系列最核心的叙事。

在《沙丘2》中,保罗凭借过人的勇气与才能逐渐融入弗雷曼人,成为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穆阿迪布,信仰的力量将他一步步拱上宗教式的圣坛。然而保罗的英雄地位并不完全建立在个人才能之上,真正的拐点是他犹如神迹般地通过了两次生死考验。一次是他的母亲杰西卡喝下“生命之水”后幸存下来,众人因此承认了她圣母的身份,也间接验证了保罗作为圣母之子的出身。另一次是保罗自己喝下“生命之水”,死而复生的奇迹最终收获了全体弗雷曼人的崇拜。

不要忽略了保罗的导师斯蒂尔格(哈维尔·巴登饰),这位拥护“救世主”的最强音,每次高喊“穆阿迪布”时呈现在镜头前的面目都显得荒谬可笑。导演的设计和演员的表演合谋完成了背后意图的表达。

影片屡次通过保罗之口提出了对“救世主”信仰的质疑。他告诉弗雷曼人,母亲通过生死考验是因为她在姐妹会接受过解毒的训练。而后又斥责母亲,因她和她的姐妹会通过不断地宣扬“救世主”理论将他拱上神坛。然而他已无法控制自己命运的走向,母亲和信徒的狂热让他感到无力回天。他成为了一个失去自主性的符号,仅存的一点人性也被仇恨和欲望捆绑。以信仰为名的火焰即将以他为中心席卷全人类。此时的保罗多么像《三体》中的叶文洁,当她向宇宙深处发出信号时,没有想到日后人类会以她的名义卷入自相残杀的争斗,只能等到年华老去时徒然喟叹:“我点燃了火,却不能控制它。”

原著作者弗兰克·赫伯特(Frank Herbert)之子布莱恩·赫伯特(Brian Herbert)曾解释,父亲在创作《沙丘》时,有一些概念引申自心理学家荣格的“原型”学说,即人类先天拥有一些共同的“内容和行为模式”,也就是“集体潜意识”,神话、宗教、艺术等都囊括其中。姐妹会成员之间可以瞬间传承的共同记忆便是这一概念的具象表达。

唯一保持清醒的人物只剩下契妮,这是全片最能让观众代入自身的角色,也或暗或明地指向导演的视角。保罗的沦陷早已被契妮尽收眼底,一开始她保持着强烈的警惕,害怕失去爱人,也担心世界陷入疯狂。直到保罗被完全吞噬,她选择愤怒地出走。

影片在她身上保留了最后一丝理性的火苗,也是再次开启《沙丘3》的一条暗道。契妮相信的不是天降先知,而是和自己一样的凡人,因此发出最强烈的质疑:拯救弗雷曼人的为什么不能是自己的族人?这何尝不是一种对权威崇拜的警惕。原著中弗雷曼人更是直言:“不要让你的人民落进英雄的手里,再没有比这更可怕的灾难了。”

《沙丘》世界的此消彼长

或许是因为影片过于注重对世界观的刻画和视听效果的构建,无暇顾及对人物性格和内心世界的呈现,导致《沙丘2》中不时出现一些情节跳跃和人物扁平的缺憾。与此同时,也不排除这是惜字如金的维伦纽瓦对简洁文本的追求,他总是更偏好用视听语言去构建叙事,并曾明确表达过对“对话”的厌恶。

一些突兀的剧情推进,看起来更像是导演有意的省略。比如保罗依靠契妮的眼泪(沙漠之泉)起死回生,这一在常规剧情中本应着重交待的设定被一笔带过,观众只能在保罗母亲的简短话语中揣测这一“神谕”可能是命运的一部分。

片中最令人迷惑的情节是保罗的转变。“黑化”之前,保罗并不是一个轻易向命运低头的弱者,相反,他是最先识破母亲布局的人,也一直试图反抗母亲自以为是的野心。就在母亲决定去笼络南部弗雷曼人时,他还拒绝一同前去,此时他已预感到南方之行的决定性作用。然而在北部部落被炮轰老巢之后,他迅速起身南下,转眼就喝下“生命之水”,紧接着便性情大变,化身权欲熏心的领导者形象。这一系列的重大转变来得过于迅猛而突兀,无论情节还是台词都未曾透露保罗的内心活动,令观众无处窥得他滑向深渊的契机,只能在一头雾水中自行脑补。

即使是影片最擅长的氛围营造,也出现了与前作连接不上的断裂感。其中最突出的,当属围绕沙虫所建立的神秘感的幻灭。沙虫在《沙丘》中出现的场景不多,几次出现都未露出全貌,而是通过各种侧面描写突出它的强大、可怖和神圣,如同沙丘一般是不可揣测的自然造物,因此也被尊为“沙漠之主”。看完《沙丘》的观众,很难不被沙虫的神秘吸引,人们默认它是某种超自然力量的化身,期待它在续集中展现“沙漠之主”的威力与导向。然而到了《沙丘2》,沙虫摇身一变为弗雷曼人的出行工具,能驯服它的远不止保罗一人,以往竭力维持的神秘感消失殆尽,观众的观影体验也随之打了折扣。

如果说前作中脸谱化的反派是尚可接受的设定,那么续集中反派的集体降智与低能便变得让人难以理解。影片进行到快一半时,一个全新的反派人物登场,他是哈克南男爵的小侄子菲德·罗萨(奥斯汀·巴特勒饰)。影片用了不少的篇幅来铺垫他的出场,先是用一场决斗戏表现他的狠辣,然后用“戈姆刺测试”影射他的关键作用。如此漫长的过程,对影片整体叙事的干扰多过推动,故事行进至中段的紧张节奏被强行打破。而到了影片结尾,这位外强中干的反派又被保罗轻松干掉,昙花一现似的打了半集酱油,更让他一开始的隆重登场显得有些多余,纵观全片都没能发挥反派角色应有的价值,工具人属性暴露无遗。维伦纽瓦驾驭长片叙事和群像图谱的能力也浮现出短板。

最终的幕后boss帕迪沙皇帝(克里斯托弗·沃肯饰)同样显得羸弱。这样一个被设定为嫉贤妒能、工于权谋、站在权力顶端的男人,从始至终未曾展现过自己的政治头脑、内心的彷徨与异变,而这样一个人物原本可以处理成保罗未来命运的前身。犹如提线木偶般,他在保罗的一声怒吼下俯首称臣,苍白得形同虚设。

伊勒琅公主(弗洛伦丝·皮尤饰)的出现尚且令人惊喜,在为数不多的镜头中,她强势、冷峻、骄傲的形象已初露端倪,或许在第三部的沙丘世界中即将迎来自己的一席之地。届时,异化后的保罗将如何与自己的命运缠斗?这一古希腊式的悲剧已经成功吊起观众的胃口。



Powered by 国内炒股配资官网 _国内合法炒股配资_股票杠杆真实平台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4-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